药价放早先日,304种廉价药取消最高零出售价格

作者:科技展览

案例:“降压0号”涨了近10元

王小姐想买的痱子水,之前的零售价是5.1元/100毫升,价廉物美,但是王小姐奔波了五六家药房,都找不到这款药。药店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我们也跟厂家联系过,厂家回复称,原料涨价,完全是亏本经营,所以没有办法生产。”之后,工作人员给王小姐推荐了一个可替代药品,但是价格高出不少,组合装的价格为26元。

药企:竞争太激烈,价格调整还要再观望

全市社会零售药房及其他的药品经营单位销售国家及上海市低价药品清单内的药品,其零售价格不得高于国家低价药品日均费用标准的规定。

此外,记者了解到,根据南京药事服务有限公司对南京多家医院的药品销售价格的监控,“结果显示,医院药品价格没有受新政影响而有任何变化。”市场部一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药品销售相关规定,药房可以自行定价,但医疗机构均需执行中标价格。“中标价格未变,其销售价格也不会有波动。”

王小姐所说的这款经典去痱水的退市就是和原料上涨有关。

中国药科大学制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雪松告诉记者,昨起执行的新政对企业基本没有影响,“一直以来,我们执行的招标价格均远远低于政府的限价,其中妊苯醇醚膜等因是国家定点采购药物,限定死的价格无法进行调整。”不过,他坦言目前正密切关注市场,“在激烈竞争中,很多药品都是微利,如果采购量小就是亏本买卖,对于这部分药品,我们准备观望一段时间后进行适当调整。”

平时,如果身体得了一些小毛病,市民往往会去医院或者药房买些物美价廉的药品,可是让市民感慨的是,一些以前常见的廉价药,如今在市场上却看不到了。

“目前,药价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原来的价格。”在接受采访时,八一医院药剂科主任周永刚表示,以前药品有最高限价,只要不超过国家发改委规定的最高限价就行。最高零售限价放开后,也不是药品想涨就涨,受目前药品招标和市场激烈竞争的双重影响,放开后的药品价格想一飞冲天是绝不可能的。“即便有的药品可能要涨,也要等到下一次江苏省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时才有可能。”周永刚说。

改变:定价交还给市场供求

“自从取消政府定价通知下发后,已经收到部分企业的提价通知,”金陵大药房商品部经理于涛举了一个例子,某厂家生产的金霉素眼膏,此前的出厂价是0.60元/支,建议零售价为0.65元/支,现在代理商给出的建议零售价已变成2.9元/支,“但由于目前药房销售的金霉素眼膏还是此前按照0.60元/支的价格进的货,故未对销售价格进行调整。如果下一批次的价格上涨,我们可能会进行适当调整。”

幕后

南京白敬宇药业主要以生产低价药、廉价药为主,“按照此前国家发改委出台的‘西药不超过3元,中成药不超过5元’的日均使用标准,我们很多药品都可以涨价,但并未如此。”该企业副总经理李斌告诉记者,放开药品价格是好事,可以实现市场公平竞争,但对于企业而言,现在市场竞争很激烈,不是想涨就能涨,涨得太离谱就是给竞争对手机会,“因此,我们正密切关注市场变化,暂无涨价计划。”

事实上,玩失踪的不止痱子水,像金霉素药膏,老的达克宁这种药都不好买,不止是药房里没有,甚至在医院也配不到这些药物。“之前临床上一直使用的一些常用药,现在也经常停产停药,替代品种也没有。”某医院负责人告诉记者。

药房:已收到企业调价提示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通过政府采购来割断中间环节和制药企业以医生之间的关系,使医生用药真正遵循医学的要求,按照病人的病情来用药,这就需要从医改上说把以药养医这个现状变革掉。

昨天是绝大部分药品被取消政府定价第一天,药品价格交由市场说了算。那么,南京的药品价格有无变化?记者昨天从药品生产企业、药品代理商、药房和医院采访了解到,除了少数价格倒挂的品种进行适当调整外,9成以上的药品还是维持原价,降价的基本没有。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一方面政府应加强管理原料厂商;另一方面,一些微利甚至赔钱的普通药、廉价药,如果确实有效且深受市民欢迎,政府不妨提供部分补贴。针对一些临床必需的廉价特效药,建议由政府指定药厂生产,在税收、资金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保障合理利润,调动生产积极性,确保廉价特效药的稳定供应。$pager$

于涛表示,尽管药品价格放开,但预计90%的药品价格未变,“取消政府定价并不意味着政府就彻底不管,政府将通过医保进行相应控价,价格上涨太离谱,医保就不埋单,哪个企业又敢冒这样的风险呢。”于涛认为,新政实施后,药价普涨并不可能,价格上涨的多是成本倒挂的低价药、廉价药。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现阶段低价药品日均费用标准为,西药不超过3元,中成药不超过5元。

医院:即使调价,也要等到下一次招标

现状:每年都有低价药退市

葛大爷他患有高血压,一直吃“降压0号”控制血压。昨天,他来到瑞金路某药房,前来购买降压药的他看到药价后吃了一惊。“怎么一下子涨了这么多,”葛大爷介绍,今年3月份买的时候,价格是25.8元/盒,“今天来买,已涨至35元/盒,一下子涨了近10块钱,吃不消啊。”

上海运佳黄浦制药公司目前生产的药品中,有69个品规的低价药品,其中低于10元的药品占了80%,低于5元的药品占了50%.此次,公司7种低价药品被列入这批取消最高零售价的目录中,其中复方水杨酸溶液和复方水杨酸搽剂就在名单之内。针对这些之前定价过低的药品,药企准备重新核算成本后,有望重新投入生产。

“受成本上涨等因素,这一药物的价格今年4月底就已报备上涨,与本次药价放开没有关系。”据该药房工作人员介绍,降压0号是特例,绝大部分药品价格是没有变动的。

专家:大量使用总体费用将下降

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这款去痱水的生产企业是上海运佳黄浦制药公司。去痱水学名“薄荷麝香草酚搽剂”,零售价5.1元,主治痱子、虫咬等,已由运佳黄浦连续生产十几年。近年来,原料价格上涨的速度,让药企傻了眼。

“小时候长痱子,妈妈就帮我买一款5元左右的去痱水。”在市民王小姐的记忆中,这款浅蓝色的去痱水,包装简单,却极其好用。王小姐回忆,上世纪60年代去痱水很流行,不少单位发的防暑用品里都有它。但最近两年,许多药房都不卖这种廉价药了。

在浦东的某三甲医院,常规临床用药有一千多种,其中40%都是15元以下的常规药物,但是其中有些药已经没有了。“我们医院大概有15种药品基本上是断药的,原因就是这些药便宜,厂家不愿意生产;此外每年都还有不同的廉价药在退市。”该医院负责人告诉青年报记者。

利润过薄越来越多廉价药“消失”

市场恶性竞争小企业“招标”死

很多药企也面临同样的难题。华润双鹤(600062,股吧)药业拥有120个低价药品种生产能力,但是今年仍然在产的已经不足40个。生产成本和销售价格“倒挂”,迫使生产企业减产直至停产,患者只能买贵药替代。

除此之外,导致廉价药退市还有一个原因就以药养医。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医生的劳动、医院的运行成本要通过药物销售价来实现。在这样的体制下,医生更愿意开出一些价格相对高的药品。廉价药市场受到挤压,企业没有积极性不再生产;医生没有积极性,不愿多开处方,很多廉价基础药就这样渐渐淡出了市民的视野。

市民质疑:取消最高零售价低价药普涨?

据介绍,从2000年开始,我国进行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试点,初衷是通过竞争的办法优胜劣汰,供给市场上质优价廉的药品,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却出现了恶性竞争,一些中小企业为了得到市场,恶意竞争,有意压低这些药价。浦东一家三甲医院负责人表示:“这些小的企业中标以后就不生产了,这就叫做所谓的"招标死".”

重新定价是不是就意味着药品价格上涨?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取消低价药品最高限价改为限定患者每天的最高药费支出,目的是纠正常用低价药品价格扭曲。

该业内人士表示,从整体上来看,改变低价药价格管理方式,不仅不会导致医药费用增加,反而有利于减轻患者的负担,只要进一步完善招标采购政策,确保通过竞争形成合理价格。同时加强监管和引导,防止经营者滥用自主定价权,就能够确保患者的负担不会增加。

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部分低价药退市,不过这仅是廉价药退市的原因之一。

那么,低价药品放开限价后是否会造成大面积的药品涨价?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低价药品大多是生产企业众多、竞争比较激烈的药品,放开最高零售限价,市场实际交易价格不会出现普涨现象。

对此,相关负责人解释说,相较高价药品,低价药品盈利水平较为薄弱,消化成本上涨能力有限,对成本变动也比较敏感。加之近年来药品企业生产成本上升,企业生产供应低价药品的意愿下降,医院也缺乏使用积极性,导致一些低价药品出现短缺和断供。

明天起,庆大霉素滴眼液、克霉唑软膏、布洛芬缓释片等112种西药,感冒疏风片、维C银翘片、小柴胡片等304种药品将取消最高零售价,在日均费用标准(目前为西药不超过3元,中成药不超过5元)内定价。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取消最高零售价后,部分低价药品有望重回市场,而且只要加强监管,上海市民的医疗总体支出不会增加。

据日前上海市发改委发出的关于转发国家发改委《关于改进低价药品价格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的通知,对列入国家和本市低价药品清单的药品,取消政府制定的最高零售价格,在日均费用标准内,由生产经营者根据药品生产成本和市场供求及竞争状况制定具体购销价格。

目前政府定价重点管控成药,药品原料并不在管控范围内,导致个别原料厂家想涨就涨。我国对原料生产企业实行生产注册制,既要有药品批准文号,又要有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很多不具备生产资质的企业被挤出了市场,缺少竞争,企业渐渐垄断生产;另外,由于廉价药原材料市场需求量不高,原料企业为了维持长期生产,也不得不提高价格。

通知明确,沪上公立医疗机构销售国家及上海市低价药品清单内的药品,按照上海市医疗机构低价药品集中采购有关规定,在不突破规定的日均费用标准下,按实际采购价格顺加不超过规定的加价率销售,其中,按规定实施零差率政策的医疗机构应实行零差率销售。

原材料价格上涨过快,难道没有相关部门可以监管?据了解,绝大多数廉价药是使用多年、技术成熟的普通药、基本药,属于政府定价范畴,药价一旦核准,很难调高。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市场竞争和市场调控,药品整体的涨价幅度和水平都是非常有限的,而且低价药每天的日需要剂量控制在3元和5元,那这样来讲,即使涨了它的金额不会很大,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随着低价药的大量使用,高价药的使用可能会相应减少,这样不但使患者的总体费用下降,而且会使医保支出,总体会出现一个下降。”

药品限定最高零售价看起来对老百姓是件好事,此次为何会取消?

本文由2019年香港四不像正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